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醫者無雙笔趣-第529章 暗中作梗鑒賞

醫者無雙
小說推薦醫者無雙医者无双
媛媛也是刚起来,陆逸尘正给她穿衣服,看到宋婉清对自己这幅爱搭不理的样子,陆逸尘也是感觉莫名其妙的,我也没得罪你啊?就因为我昨天晚上没跟你说我为什么分手吗?
女人都这么小心眼嘛?
陆逸尘叹口气,继续帮打着哈欠的媛媛穿衣服,此时已经是三月了,媛媛可以去幼儿园上学了,接送孩子的任务自然是交给宋清源老两口了。
吃过早点,陆逸尘跟宋婉清一块出了家门,在外人看来,这倆人就是刚结婚的小两口,男的帅,女的漂亮,很般配的一对。
不过今天宋婉清却板着个脸还是不搭理陆逸尘。
陆逸尘无奈的摇摇头,到也没说话,因为他也不知道该跟宋婉清说点什么,他这人本就不善于跟女孩打交道,更不知道该怎么去讨女孩的欢心。
真要是陆逸尘懂得这些的话,不敢说妻妾成群吧,谈过的女朋友肯定不会在少说。
今天跟往常也没什么区别,不外乎交班、查房。
陆逸尘查房回来,正准备喝点水就去上手术,谁想陶江涛就满脸笑容的进来了,一进来就道:“老弟晚上跟哥哥我喝酒去,有人请咱们吃饭,请客的人你肯定想不到是谁。”
樱子的高校生活
陆逸尘不由一愣,他诧异的道:“谁?”
陶江涛到也没卖关子,直接道:“赵局长。”
陆逸尘不由再次一愣,赵英才请自己吃饭?前两天刚砸了他侄女的饭碗,他不恨自己,没找自己麻烦,还请自己吃饭,这赵英才肚量那么大吗?还是赵英才真是个两袖清风、一身正气的好领导?
陶江涛看陆逸尘不说话,立刻道:“冤家宜解不宜结,多个朋友多条路,去吧老弟,对你没坏处。”
说到这陶江涛还拍拍陆逸尘的肩膀,正好这时候宋婉清进来了,她有点事找陆逸尘。
陶江涛笑道:“哎呦宋护士长,晚上你跟陆院长一块去吃饭,下班别走,我找你们来。”说完陶江涛迈步就走了。
宋婉清看看陆逸尘道:“谁请吃饭?”
港口灯的故事
其实在医院这种单位饭局真的多不胜数,陆逸尘要是愿意,早上都有人请他吃饭,他可以从早吃到晚,晚上在来点宵夜,然后在去舞厅潇洒、潇洒。
但陆逸尘这人是个十分不喜欢这种应酬的人,他直接道:“赵英才。”
宋清源惊呼道:“谁?赵英才?”
陆逸尘点下头,他现在也纳闷赵英才无缘无故的请自己这仇人吃饭干什么。
宋婉清也是一皱眉,她看看陆逸尘道;“恐怕是宴无好宴啊。”
陆逸尘点下头,随即很是出人意料的道:“不生气了?跟我说话了?”
宋婉清丢给陆逸尘一个白眼,随即嘴硬的道:“你是谁啊?我干嘛跟你生气,好了,你看看这个,没问题签字吧。”
另一边赵英才的办公室里,孙兴笑道:“赵局事没问题了吧?”
赵英才笑道:“能有什么问题?就是个误会,陆逸尘这么大个人了,还是医院的副院长,跟一个孩子过不去,实在是不合适,我晚上跟他说说,这事也就过去了。”
孙兴笑道:“那就麻烦赵局了。”说到这把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赵英才,里边是什么就不言而喻了。
赵英才随手把信封丢到抽屉里笑道:“跟我客气什么?”
孙兴一走,赵英才拿出信封看看里边的东西冷冷一笑道:“这魏旭宁出手还真是大方,不过这事要是让你们和解了,那多没意思?魏总你说是吧?”
显然是赵英才没安什么好心,这阵子他一直琢磨着怎么整陆逸尘,可他想出来那些招,顶多也就是恶心、恶心陆逸尘,还真没把办法陆逸尘怎么样。
福至农家 绝色清粥
可谁想自己正瞌睡那,魏旭宁就把这么大一个枕头送了过来,赵英才自然不会放过,他巴不得魏旭宁跟陆逸尘斗个两败俱伤,他在一边看热闹。
时间过得飞快,眨眼就到了下班的点,陶江涛踩着点到了陆逸尘的办公室,这饭局陆逸尘最终还是决定去,他想看看赵英才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。
大明不可能這麼富
宋婉清也早早换了衣服,很快三个人就一块出发了,田大壮看到陆逸尘他们一块走了,就知道肯定是有饭局,这胖子有些酸溜溜的道:“院长啊院长,以后有出去吃好吃的机会,你也多带带我,别老带着护士长啊。”
立刻有人讥讽道:“人倆什么关系?你俩什么关系?人不带自己小蜜,带你这么个死胖子去干嘛?”
田大壮立刻反唇相讥道:“你大爷,你特么的才是死胖子。”
很快陆逸尘就见到了赵英才,这次赵英才也没带人过来陪酒,就是他外加陆逸尘三个人了,不过还是要了个包房,菜也是选好的点。
殘王罪妃 子衿
酒桌上的气氛到是十分融洽,赵英才绝口不提他侄女的事,只是跟陆逸尘他们闲聊,稍微过分点的事就是时不时要看看宋婉清,但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。
一顿饭就这么结束了,吃得陆逸尘是莫名其妙的,搞不懂赵英才到底为什么请自己去吃饭。
其实不光陆逸尘有这种感觉,陶江涛跟宋婉清也有这种感觉,这顿饭吃得实在是有点邪门。
陆逸尘本想今天还住办公室,可宋婉清却说他不回去,他爸肯定又想东想西的,拽着陆逸尘就回家了。
其实宋清源还真不会这么想,可宋婉清却想跟陆逸尘单独待在一起,她很清楚这样的机会也就眼前有,等她父母一走,她就不可能跟陆逸尘在单独待在一起了。
对于陆逸尘这个小男人,宋婉清有着特殊而负责的感情,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,这份感情到底是什么。
魏旭宁猛然站起来满脸怒色的道;“你说什么?”
孙兴的脸色也不是很好,他看着魏旭宁道:“赵英才说,陆逸尘那狗杂碎说了,你魏旭宁管不好自己的儿子,那我就帮你管管,魏冬冬必须进看守所。”
魏旭宁直接就把眼前的桌子给掀了,他满脸怒色的道:“陆逸尘我日你妈,你给脸不要是不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