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 蒹葭渡江-第933章了結因果展示

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
小說推薦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推武道
“按照我们骆家的规矩,等下你与我儿时秋签下生死状,打一场,你输了就在此事上闭嘴,我儿输了你当场砍死都成。”
骆天成道出他的规矩,对自家儿子有着十足的信心。
这几个月儿子也没闲着,实力提升极大。
“你对你儿子很自信!”
看向依旧一脸懵逼的骆时秋,幽帝并未动怒,也没觉得被骆天成小瞧了。
之前的战斗足以证明墓派这边的年轻一辈画风都不正常,出战的那些小辈他都没有把握能够胜之。
想来身为攻墓派少主骆时秋肯定也不会差,如果真要是先前那些画风,还真不好砍死。
“生死状我都带来,敢签吗?”
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生死状,骆天成小小的激将了一波。
“哼!准备好棺材给你儿子收尸吧!”
冷哼一声,幽帝拿起骆天成递过来的毛笔大笔一挥,写下自身名号。
他自然看出骆天成在激将,但此事他不得不应。
一是闺女的问题,二是他也想在这场武林盛会上展现一波,以振幽族声威。
至于那臭小子,他一定会砍死的。
在双方交谈间,下方冰面上的战斗越发激烈,不过却也陷入了一种另类的僵持。
走上非人的道路后竞奇虽然力量暴涨,但却打不中索连城,战到现在,连对方的衣角都没碰到。
同样的,索连城走上非男的道路后,虽然速度暴增,但破不了防啊!
虽说速度达到一定层次后便是攻击力,但无奈竞奇身上的幽冥战甲太过厚实,比田昊的天劫战甲都更加丧心病狂。
并且是全方位的,将面甲放下来后只显露出一双眼睛,这让人怎么打?
不是打不中,而是打不动啊!
如此僵持了足足半个时辰,双方才不得不以平局收场。
“挺热闹的嘛!”
还不等索连城和竞奇二人回归观战楼,一位俊美的红衣青年踏水而来,飘落在冰面上。
“你便是慕容烨?”
好奇的打量一番眼前衣着骚包,面容比自己以前还要阴柔的青年,竞奇眼神越发的诡异了。
“听说你被阉了?是不是真的?阉干净了没?”
不等慕容烨开口,竞奇好奇的问道。
他听说过太监那种存在,但却没见过,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的确挺娘的!
“伱找死!”
面色僵住了,紧接着便是扭曲狰狞,慕容烨直接拔剑直刺。
“噹!”
锋锐的剑尖被宽大的刀身封挡,没能撼动分毫,只是一股霸绝的寒气涌出,让竞奇不得不爆发幽冥之炎护体。
“很不错的对手,可惜你今日的对手不是我!”
惋惜的一叹,竞奇纵身退走,索连城也没做停留。
同一时间,一直在玄冰层边缘闭目养神楼满风起身,拔起插在面前的两把山寨版雪饮狂刀。
虽然愤怒,但楼满风的走来让慕容烨不得不放弃追击竞奇的念头。
这是一个强劲的对手,让他都感受到不小的威胁。
“慕容烨,你我之间因果便在今日做一了结!”
星眸中寒光闪烁,楼满风可没忘记在攻打谷子墓之前,慕容烨的所作所为。
这笔账,该还了!
“当初没杀了你,今日正好补上!”
慕容烨同样杀机涌现,与淬火剑外形十分相似的寒铁剑涌现出森然霸绝的寒气,更在剑身外覆盖上了一层坚冰。
寒铁本身的强度虽然不如玄铁,但却能随着寒气的加持提升硬度。
上古寒瞳的寒气本就是人间至寒,加持在寒铁剑上后,强度得到极大提升。
“惊寒两瞥!”
没再废话,楼满风挥刀狂斩,刀气寒绝霸绝,威力惊人。
更引动着下方玄冰层的天地寒气加持威能。
慕容烨也不甘示弱,挥剑封挡,上古寒瞳的寒气爆发,威力同样惊人,好似要将世间一切都冻结冰封一般。
“哼!”
观战楼上,采默冷哼一声,闭上眼眸不再去看,免得污了眼睛。
倒是一旁的伸望满心愤恨,他可没忘记上次在墓王城被慕容烨暗算差点身死,尤其是慕容烨对姐姐的欺辱。
这笔账他一直铭记在心!
“姐夫,现在真不能杀了他吗?”
强忍住心头的恨意杀机,伸望看向便宜姐夫。
他现在恨不得将那欺世盗名的无耻之徒给碎尸万段。
“现在还不是他死的时候。”
田昊意味深长的道。
慕容烨父子现今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,不仅要搞死炙炎帝,还得将这边的江湖门派给清洗一波。
如此他们到时候才能更顺利的接手这边的残局。
除此之外,他还需要用慕容烨的命去献祭蕴养上古寒瞳,将内中的本源力量激活,成为打造神兵的上好材料。
醫妃沖天:無良醫女戲親王 小說
“他的变强果然与你有关!”
深深地看了眼某人,采默基本确定田昊在慕容烨身上有谋划,甚至现今所拥有的那一股寒气都很可能与那混蛋有关。
“知道就好,何必说出来呢!”
田昊有时候真不喜欢这种聪明的女人,太难忽悠了。
“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算计他的?”
猎妻计划:老婆,复婚吧!
她很好奇这个混蛋到底是何时开始对慕容烨父子两, 乃至整个墓王城谋算的。
“在我来你们这边之前就有了点想法!”
对此田昊到没隐瞒,早在华山派第一次派人前往诸国游走收集情报,知晓这边的情况后,他就开始谋算起来。
正因为如此,第一次在谷子墓中见到慕容烨后,才会暗中种了个催眠魔种过去。
甚至可以说慕容烨会脱离原本命运轨迹,作出那种种选择,他要占至少一成责任。
不过那本身便是慕容烨的本性,魔种只是将那种本性放大罢了。
“遇上你是他的悲哀!”
采默心中反倒对慕容烨多了份怜悯,旋即便化为快慰。
果然,恶人还得用更可恶的人去磨。
“那个宝珠,本宫要了!”
眸光忽然转向一直被某人拿在手中把玩的绿色宝珠,采默看出那是一件难得的宝物,并且是少有至寒的至宝,与自己正在修炼的霜雪神功十分契合,比之先前的静心冰莲都要契合的多。
“你现在可碰不了这东西!”
田昊皱眉,寒气内丹冰寒无比,现阶段也就他能直接接触,即便楼满风都得以雪饮狂刀为媒介才能借之修炼。
采默才修炼没多长时间,哪怕自己根据寒冰神功开创出的霜雪神功够强,也难以触碰那种寒气,一个不好这工具人就得废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
(慕容烨:别再问了,我已经阉得很干净了!谁再问,本少城主就阉了他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