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月離辭 愛下-第六十六章 天雷殤音鑒賞

月離辭
小說推薦月離辭月离辞
这是……师尊的……心灯!”曦月用力摇头,只是那耀眼的光芒射的她心脏一阵刺疼,她不敢相信地喊道。
“月儿对不起,为了魔族大计,我只能牺牲你!”蓝胺言说着袖袍一挥,将一株天雷竹笛祭起放在口边!
“天雷竹笛!蓝胺言你要干什么!不……”
曦月心底的抽痛比以往都更甚,这天雷竹笛是引天雷之物,若是劈在了大乘境修士的心灯之上,那就彻底湮灭了。
原来今日蓝胺言的目的竟然是杀师尊!
不,她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抽剑上前。
下方依旧还屈伸跪拜的顾琨和霄竹看到这一幕,想到此时正是立功的好时候。
来不及多想顺势就冲了上去。
天雷竹笛余音袅袅,在座的众人被这样的声音早已震得跪地不起。
曦月和顾琨霄竹也被震的不轻,但为了师尊,无论如何她都要拼一把的,于是她继续晃荡着身子和对方拼杀。
滚滚天雷,冲破天际,如破竹的洪水,从沉沉的天际上倾泻而下。
相较之下,北冥幽离原本明亮的心灯在天雷的映衬下则显得有些黯淡。
“北冥幽离只有你死了,我们的王才能活!”蓝胺言狠下心不去管曦月,下一刻继续牵引着天雷。
“师尊,你醒醒啊!”曦月一边和顾琨,霄竹对打,一边朝上首昏迷不醒的北冥幽离呼喊着。
“少主,咱们浣月宫虽然眼下和天息宗不对付,但若是北冥幽离真的陨落了,幽冥深渊开启,魔界大军就会冲出结界,到时候咱们也不能独善其身啊!”一旁的一位弟子善意提醒道。
站在一旁始终没有开口说话的方陈寔听手下这么一说,眼珠子不由转了一圈。
“哼,关键时刻不还是看我浣月宫!好吧,容曦月我们的账以后再算!”
方陈寔想了一圈,事到如今不能再置之不理了。
先前他之所以跟镇北王合作,一方面可以收拾容曦月出一下心中恶气。另外一个考虑则是,他早已看清苍梧国的火焰堂和西方的佛教联手试图控制周熙皇庭,这怎么能让他们得手呢。
虽然他也不喜欢天息宗,但他绝对有信心让浣月宫取而代之。
想那顾琨和霄竹是借助妖族的势力,假若事成之后,他再帮助镇北王将妖族赶出,那他们浣月宫不就成了名正言顺的救周熙皇室的有功之臣。
取代天息宗的地位那自然是世间的问题。
却不想,这顾琨和霄竹二人,竟然牺牲了盛京城的百姓性命,献祭给魔教。
事情发展已然超出他能控制的范围,眼下绝对不能让魔教得手。
眼下只能联合天息宗先将魔教这个左使赶走才是!
想到此处,他赶紧摆手,招呼了两名眼神激灵的门人。
吩咐他们去给天息宗长老送解药。
趁这个时机他就突然跳了出来。
“方陈寔你身为仙督之子,难道也要当魔教的走狗?”曦月一边朝他面门刺了一剑一边破口大骂!
“哼好男不跟女斗!本少主才不像你说的那样没骨气!”
说完他转身朝站在自己身侧的顾琨凌空刺了一剑。
顾琨一时没有防备,右手手掌被刺穿,一时间绣花灵针也发动不了。
“找死!”他怒吼着朝方陈寔身上扔出了几只蛊虫。
方陈寔慌忙向后退!
曦月没有料到方陈寔竟然在这个时候会掉转枪头,剑指顾琨。但她并没有多想,眼下多一人帮忙,她能救北冥幽离的胜算就大一些。
顾琨被支开之后,霄竹一个人对付曦月显然有些力气不足,显然他眼下的处境和师尊是一样的,即使是服了解药,但毒却不能立即解除。
有了这层关系,霄竹很快就被她一个秋风扫落叶给打下了神坛。
接下来曦月脚底一登,顺势来到了蓝胺言的跟前,对着正在吹笛子的他就迎面刺了上去。
然而下一刻,蓝胺言忽然睁开眼睛,手中的竹笛已化为一把闪着丝丝雷明的长剑。
“月儿,魔尊出世已然成定局,无论如何你是阻挡不了的。”他眼中闪着一丝不忍,但却又压抑不住浑身的冷然。
“那又如何!无论是谁,都不能伤害我师尊!”说着就刺了上来,蓝胺言挥剑抵挡。
两人在雾云中打斗,然而来回交手了几十招,蓝胺言都是在巧妙化解躲避,显然不想跟曦月正面打起来。
一边交手,蓝胺言继续劝解道:“妖族眼下已启动了歃血阵,很快这些刚刚在地动中死去的百姓生魂就要汇聚到这歃血阵之中。为魔尊冲出幽冥深渊做最后的助力!”
曦月脸又黑了不少,施舍得看来蓝胺言一眼,但眼神中却充满着怨毒和愤怒!
“我师尊是云空大陆仅有的大乘境修士,他的心灯光明神圣,能阻一切亡灵怨魂。”
“所以心灯必须灭,北冥幽离也必须死!”蓝胺言冷然道。
话音一落,天雷剑已在曦月的胳膊上划出了深深的痕迹,一时间血肉横飞。
本想着镇北王为了夺取王位,不惜和火焰堂合作,铸造佛像引反军入城,已是灾祸。
没想到火焰堂,霄竹的背后竟然是妖族,更没有想到,妖族之所以会这般积极加入此次围剿盛京城,就是为了屠杀城中几十万平民百姓,目的就是要他们的亡灵去生祭他们一直盼望重出三界的魔尊——莫血染的原身!
如今莫血染原身即将复原,唯差这最重要的一步,吸食魂灵。
然而北冥幽离的元神已然和幽冥深渊上方的结界合为一体,一荣则荣,一损则损,眼下师尊昏迷未醒。
作为徒弟的她绝对不能在这个危机关头出差错。
必须抢到心灯!
曦月不停地提醒自己!
下一秒蓝胺言的周身已经围上了一圈人,司徒幽瑾,盛幽宸,顾幽龙师叔,服下解药,此时已经能运转灵力,眼下顾不得休息就匆忙跑上来参战。
李家老店 小說
“曦月你去救你师尊,这个家伙交给我!”司徒幽瑾手持夺魂锁魄刀,气势汹汹地来到曦月跟前道。
身后的盛幽臣手持凌水剑堵住了蓝胺言的后路。
见到三师叔,五师叔帮忙,曦月忍不住欣喜,朝司徒点了点头顺势朝北冥幽离的方向飞去。
天雷阵阵,眼看就要奔涌过来,曦月快速跑到北冥幽离跟前,想一把抱住他,然而那上方的心灯,忽然明光一闪,一道磅礴的气息瞬间朝曦月的面门冲了过来,她一下子没站稳,身子就被气息直直冲了出去。
“轰隆”一声身子直直地跌进了下方的废墟之中,巨大的冲击力将地面瞬间砸出了一个大坑。
“好险!”虽然是在最后的时候应急撒出了一张符篆护住了身后,但这一甩还是不轻的。
她不由咳嗽了几声,继续抬头准备向上冲,却被身后不远处的晏紫悠一把拉住。
“月儿快用你的护心莲花镜!”
被晏紫悠这么一提醒,曦月顿时眼前一亮。
犹记得这枚护心莲花镜是师尊从自己心灯中取得一缕光丝,为自己练就的。
如今心灯的应急防御措施已然启动,证明师尊眼下已经进入了深度昏迷之中。对外界将再无感应,如果运用别的法器强行进去,自然会损坏心灯。
而这护心莲花镜本就属于心灯的一部分,现在重新用它进去,想必心灯会放行。
想及此曦月瞬间转换手指,将护心莲花镜祭出。
在莲花镜的庇护下她再次来到了北冥幽离身体的不远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