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英雄無敵之亡靈法神 線上看-第二千四百九十七章 玩具傀儡閲讀

英雄無敵之亡靈法神
小說推薦英雄無敵之亡靈法神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
“……等我找到他时,他已经死在了连锁闪电之下,只能依稀看出脸庞的轮廓,我从他的手中找到了这个,也许能说明他的身份。”
卷云城一役大获全胜,法师新星艾拉戈的壮举,再一次传遍整个布拉卡达,所有法师都被他所取得的成就震惊。
在那场至关重要,甚至可以说吹响布拉卡达反攻号角的战役中,艾拉戈凭借数名传奇法师,还有一群临时征招起来的雇佣兵,便击溃了罗德组建的亡灵工坊,这也让见识过不死军团力量的法师们深感震撼,原来失去了英雄塔南,那群亡灵生物也不过如此。
作为战役的发起者,艾拉戈获得了魔法行会的嘉奖,会长亲自授予他象征着名誉传奇法师的勋章,行会的长老也向他致以敬意,队伍中的雇佣兵,也因为他们的亡命之举,获得了丰厚的报酬,开始了下一轮的享乐。
凯丹将视线望向远处,几匹骏马载着一马车的雇佣兵来到城中,从马车内走出的,是一队装备不算精良的雇佣兵,长时间的赶路,让他们仿佛手脚都生锈了,跳下马车便开始活动身躯。
A级以上的雇佣兵,可以使用自由职业商会的传送碑,眼前这群雇佣兵的级别可不够,只能徒步赶来。每天都会有新的雇佣兵赶赴雪域,参与这场不属于他们的战争,然后丢掉性命。
“这是……”
凯丹面前,一名老年法师接过他拿出的不规则铁块,口中喃喃地说道。
他伸出皮肤褶皱,泛着暗褐色色斑的手,轻轻拂过铁块表面,那并非是一个简单的铁块,铁块经过了细致的打磨,能够看出明显的轮廓,它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缩小了无数倍的铁人,又像是一个玩具。
法师拇指戴着的绿宝石戒指,触碰到了铁人表面,就像是激活了某种开关,铁人的四肢摆动起来。法师将铁人放在地上,铁人便一摇一摆地向前行进,直到撞到凯丹的脚上,这才倒向一旁。
前行的铁人,似乎勾起了法师的某些回忆,他笑了起来,笑容深处却藏着几分落寞。
“咳……怎么样?这个傀儡能说明他的身份吗?”凯丹咳嗽一声,打断了法师的回忆后问道。
“我想是的……”老年法师点了点头,说道,“这种精巧的小型傀儡,只有我的儿子能造出来。他……他是一个巧手工匠,院长埃里克曾评价他有成为高阶法师的天分,但他还是选择留在炼金工坊。他喜欢这种玩具傀儡,相信它有一天能风靡布拉卡达,只是可惜……”
蔓妙游蓠 小说
凯丹心不在焉地听着,他可不是来做善事的,他将傀儡交到塔齐斯法师手中,只是为了报酬的金币,尽管卷云城一役已经给他带来了丰厚的报酬,但谁又会嫌弃自己钱多呢?
臥牛成雙 小說
“不如我们来谈谈报酬的事情。”见老年法师还打算不停地说下去,凯丹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语,“按照你发布的任务,我虽然没能将你的儿子活着带来,但我带来了他的死讯,也能拿到任务报酬。”
“是的……是的。”法师这才像反应过来,取下一枚金黄色的空间戒指,递到了凯丹手中。
凯丹将精神探入空间戒指,很快便眼前一亮,这些金币的数目,可比他参加卷云城战役的报酬还多出一倍,同行的强壮雇佣兵牺牲性命,也不过值这个报价。
将戒指交给凯丹后,老年法师便坐在地上,伸手摆弄着那个玩具傀儡,眼睛有些出神。
收获了丰厚的报酬后,凯丹的心情大好,他看着坐在地上的塔齐斯法师,不禁说道:“你不用那么伤心,在他死在卷云城前,他就已经是一名亡灵生物了,
我们给了他最后的安息,让他不必受亡灵法师的奴役。”
听完凯丹的话后,法师却摇了摇头:“就算是亡灵生物,他仍旧……活着,继续制造他的玩具傀儡。我听说了战场上的情况,那个罗德制造的亡灵生物是杀不死的,他有能力复活亡灵生物,还称他们不死军团对吗?你说……他还会复活我的儿子吗?”
Fate/Grand Order Comic Anthology Next
“恐怕不是这样。”想起战场上的情形,凯丹摇了摇头,“为了彻底杀死罗德的亡灵生物,我们事先用了天使授予的圣水涂抹武器,那些亡灵生物不会再复活了。 ”
“是这样吗……”塔齐斯握住玩具傀儡的手臂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,始终清晰的话语,在这一刻也多出几分哽咽,“人们死了,还可以成为亡灵继续存活,那亡灵死后,他们还会剩下什么?”
凯丹无言以对,塔齐斯法师苍老的脸庞,不仅与他记忆中那张烧焦的面容重合了,想起那对被熔毁的眼球,凯丹相信他一定不想知道隆塔尔的死状。
零号阵地
告别了摆弄玩具傀儡的塔齐斯法师后,凯丹没走两步,肩膀便被另一个手臂勾住了。
“收获不错嘛,如此开心的时刻,你不打算请战友喝一杯吗?”
勾住凯丹的,是之前与他一同参与卷云城战役的红发雇佣兵,她新换了一副闪亮的铠甲,铠甲的锻造工艺十分不凡,上面绘制了法阵的玄奥纹路,能够抵挡不少法术,看上去比十字军的装备还要好,凯丹相信那一定不便宜。
凯丹耸了耸肩:“最多请你一杯麦酒,不能再多了。”
“哦,你这个小气鬼,在战场上我可是救了发呆的你,你难道只打算请我一杯麦酒吗?”
来到被雇佣兵占领的城中酒馆,一路上红发雇佣兵都忍不住抱怨连连,听着她的连声抱怨,头昏脑涨的凯丹自己也不禁认为,只请这名战友一杯麦酒是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,就在这时,却听得进入酒馆的她大声嚷道:“朋友们,你们今天的酒钱全部由S级雇佣兵凯丹阁下请了!”
列王战记
“什么?”凯丹还没反应过来,便被附近雇佣兵的欢呼声彻底淹没,他们将凯丹围在中间举杯相庆,一旁的红发雇佣兵则发出偷笑。
(本章完)